此次二审

2013年4月上海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研究生黄洋遭他人投毒后死亡。该案件发生于复旦大学枫林校区中,犯罪嫌疑人为被害人室友林森浩,投毒药品为剧毒化学品二甲基亚硝胺。2014年2月18日,该案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被告人林森浩犯故意杀人罪被判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此次二审,被告人林森浩的家人聘请了不同于一审时的两名律师,斯伟江和唐志坚担任二审的辩护人,被害人黄洋的父亲也委托了两名诉讼代理人。

《法制晚报》记者了解到,今天上午,黄洋的亲属和林森浩的亲属都参与了二审庭审。参与旁听的共有50人左右,除了黄、林两家家属外,还有人大代表、特邀监督员、媒体代表以及复旦大学的师生代表。另外,法庭还向社会开放了庭审的同步视频。

6日,距离“复旦投毒案”二审开庭日子还要整整两天,黄洋的家人已经从四川老家赶到上海,这一天已经让他们等了快一年了。黄洋的家人对二审既“期盼”又“担忧”,期盼是因为想尽快结束,让儿子得到安息;担忧是:他们怕二审会有他们不能面对的结果,即“改判”。

唐:他在里面看的书还是比较多的,《复活》只是我能记住的一部,大部分都是一些世界名著。他是一个没有走向社会的学生,对人文社科了解的比较少、接触的比较少,通过看书对自己的行为进行反思,但反思毕竟还是有一定的局限性。

被告人林森浩穿着其父亲委托律师给他的马甲出庭。其在法庭上陈述两点上诉理由:一、自己没有故意杀人的动机;二、对案件的犯罪事实做一些更正澄清。林森浩称,自己投毒后曾经分两三次用漱口杯从盥洗室的水龙头接水倒进饮水机,是希望进行稀释。他说,他对投毒后的饮水机中的液体进行了一定的稀释:“做完这个事以后,我把饮水机的凹槽揭开,看到里面的水比较黄,就用自己的刷牙杯先后舀出两到三次……每次舀出后,我从四楼盥洗室接水倒入饮水机,大概两次。”

昨日,黄洋的父亲黄国强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时态度坚定而执著:希望维持原判,没有其他想法。“不会谅解林森浩,我相信法律是公正的,它会依照法律公正判决。但是万一有变动,我们也会继续努力,为我儿子讨回一个公道。”黄国强说。

唐:林森浩这段时间主要是看看书,思考一些问题,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他现在的状态还好,对黄洋的死一直是悔恨不已,在我多次会见过程中,他都明确表示了这一点,他自己内心也很纠结这件事。

记者多次试图联系林森浩的家人未果,林森浩的二审代理律师唐志坚告诉记者,林森浩的家人现在害怕接受采访,害怕面对媒体。据此前接触过林森浩父亲林尊耀的媒体介绍,林尊耀瘦了一大圈。“脸上也布满了皱纹,头发也变得花白。”林尊耀说,以前他的睡眠很好,很少做梦,而现在几乎没能睡沉超过三个小时,而且常常能梦到儿子的一些事情。林森浩的母亲患有心脏病,至今不知儿子一审已被判死刑。

今天上午,备受关注的复旦投毒案在上海市高院二审开庭审理,被告人林森浩在庭上表示自己没有故意杀人的动机,并对案件的犯罪事实做一些更正澄清,否认“因琐事对黄洋不满,逐渐对黄怀恨在心,决意采取投毒的方法加害黄洋”。上午的庭审中,林森浩突然失声痛哭,近2分钟情绪无法控制。

庭审中,当被问到是否有话跟黄洋父母说时,林森浩突然失声痛哭,近2分钟情绪无法控制。

据央视报道,在今天的二审当中,辩护人会向法庭提交新的证据材料,同时还会有新的证人出庭发表质证意见。

林森浩在上诉状中也表示,判决书上认定“林森浩因琐事对黄洋不满,逐渐对黄怀恨在心,决意采取投毒的方法加害黄洋”的事实错误。实质上上诉人只是出于“愚人节”捉弄黄洋的动机而实施投毒,没有杀害黄洋的故意。

唐:林森浩语言表达能力差,会见的时候更多的是和他进行一个心理上的沟通,让他心理尽快恢复正常,对一些话的理解表达完善。他自己说“过去做事想都不想就做了,如果想几秒也不至于发生这样的事情”,这是他的原话。和他沟通过程中他对这个事情还是很后悔。网友都说他“冷酷”,其实他就是这样一个人,表情一直是这样的。就连自己的母亲心脏病突发抢救的时候,他也是这样的表情。他不善于把自己的内心活动用语言和表情表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