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从望奎县宣传部门获悉

朱大姐说:“我跑进屋,想在屋里把门锁上。可没有锁,我只好用身体挡着门。当时,张学彬在屋外拽门。我的力气没他大,他拽了七八次后,将门拽开。我看到他拿着尖刀,赶紧大喊三声‘是我!是我!是我!’。他看我不是陈杰,踹了我一脚让我滚,然后我便跑出门报警了……”说完,朱大姐大哭不止。

一位村民对记者说,张学彬好勇斗狠。2002年,张学彬把别人打成重伤,“他被判了8年,好像是因为在监狱表现好,提前两年被放了出来。”

新晚报10月16日讯 村民印象里的张学彬,是一个打爹骂娘的人。“今年年初,张学彬因为琐事将父亲打伤,他亲哥知道来劝阻,也被打趴下了,后来他父亲和他断绝了父子关系,不认他这个儿子了。”

一位工人说:“张学彬想提前开工资,被老板拒绝了,然后他便怀恨在心。”据该工人讲,14日下午,张学彬来到关家沟食杂店内,老板李全正在与人打麻将,“张学彬想让老板提前给他开工资,我们这习俗打麻将不能向外拿钱,所以老板便拒绝了,张学彬骂了几句便摔门走了……”

昨日,记者从望奎县宣传部门获悉,砖厂工人张学彬先后将砖厂厂长李全和其妻子杀害后逃跑。警方表示,犯罪嫌疑人张学彬逃跑时,上身可能穿黄色迷彩服,下身穿深紫色裤子,戴有蓝色的鸭舌帽,骑一辆红色摩托车。

几名工人介绍,“朱大姐目睹了事情整个经过,她也差点没命了。”记者跟随村民来到朱大姐家中。

提及李全夫妇,关家沟的男女老少多数竖起大拇指。李全经营砖厂,对工人都很好,从不拖欠工资;陈杰贤惠,不摆架子,夫妻总是以善对人。

一名工人对记者讲,今年春天张学彬来到砖厂时就遭到了工人的反对,“他打爹骂娘,又好勇斗狠,我们都不想跟他一起干活。但是老板还是让张学彬在砖厂里干活。”今年40岁的张学彬没结过婚,尽管在砖窑打工每月有5000多块钱收入,但每月下来他还是攒不下一分钱,“钱都让他拿去嫖赌了,到月底还得赊食杂店吃的过日子。”

昨日凌晨4时许,在绥化市望奎县惠七镇关家沟砖厂发生一起命案,砖厂老板与妻子被一员工持刀杀害。

村民印象里的张学彬,是一个打爹骂娘的人。“今年年初,张学彬因为琐事将父亲打伤,他亲哥知道来劝阻,也被打趴下了,后来他父亲和他断绝了父子关系,不认他这个儿子了。”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关家沟砖厂。在一位工人的带领下,记者来到砖窑门前。工人指着土地上的草帘说:“这就是老板遇害的地方。老板被害后,张学彬又跑到老板家里,将熟睡的老板娘陈杰也杀了。老板和老板娘对我们这么好,可张学彬竟下手杀人……”

朱大姐稳定一下情绪说:“我每天4点去砖窑干活。早上进窑时,我发现张学彬和李全在说话,后来听到外面有厮打的声音。我跑出砖窑一看,李全倒在地上,张学彬手里拿着一把尖刀。我想上前劝阻,张学彬边比划着刀边喊‘谁都别管,谁管我弄死谁。’我看到李全躺在地上,便打算赶紧通知陈杰。我跑向李全的家,可这时身后传来摩托车的声音。”

一名工人对记者讲,今年春天张学彬来到砖厂时就遭到了工人的反对,“他打爹骂娘,又好勇斗狠,我们都不想跟他一起干活。但是老板还是让张学彬在砖厂里干活。”今年40岁的张学彬没结过婚,尽管在砖窑打工每月有5000多块钱收入,但每月下来他还是攒不下一分钱,“钱都让他拿去嫖赌了,到月底还得赊食杂店吃的过日子。”

一位村民介绍,李全和陈杰心地善良,“只要你对他俩张嘴,他俩马上就帮忙。”另一位村民对记者说:“前年夏天我爹有病,家里的钱都投地上了,没招了想去李全家借点钱,当时嫂子二话没说就拿出钱来。这么多年我都没哭过,那天回家哭得跟孩子一样。”

新晚报10月16日讯 平时,每天天还未亮,关家沟砖厂老板李全就披上外套去砖窑前查看一番。然而,在昨天凌晨,去砖厂路上的李全没想到,一场杀身之祸即将到来,他睡梦中的妻子也会一同遇害。而这起案件的起因,只是一位员工的要求未能得到满足。

一位村民对记者说,张学彬好勇斗狠。2002年,张学彬把别人打成重伤,“他被判了8年,好像是因为在监狱表现好,提前两年被放了出来。”

很多工人告诉记者,“我们工人每个月15日发工资。可不知为什么,张学彬14日想预支工资,就差一天的时间。如果没发生杀人案,张学彬15日早上8点就能拿到工资。”据村民付大哥说,他听法医讲,李全被捅了12刀,陈洁被捅了17刀。

一进屋,记者看到朱大姐裹着棉被窝在炕角发抖。谈及事发经过,朱大姐已泣不成声,“我见老板遇害后想保住老板娘,可没想到……”